哪些基金名將重倉寧王?一季報跌超兩成“驚嚇”公募,朱少醒、李曉星、馮明遠、崔宸龍、陸彬等反逆勢增持

來源:英為財情

財聯社4月29日訊(記者 黎旅嘉 周曉雅)4月29日晚間,寧德時代晚間披露第一季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86.78億元,同比增長153.97%;凈利潤14.93億元,同比下降23.62%;基本每股收益0.6439元?!皩幫酢边@份不及預期的財報也使得市場對新能源賽道的整體信心更趨弱化。

不過,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季度,寧德時代再次成為主動權益基金頭號重倉股,持股市值較第二大重倉股貴州茅臺高出8.12億元。數據顯示,這是寧德時代自去年三季度以來,第二次主動權益基金的頭號重倉股。

而從市場表現來看,自去年12月的階段高點,寧德時代跌超40%。針對寧德時代和新能源賽道,公募基金經理們的分歧也從去年四季報中延續至今。在此前披露的一季報中,這一分歧更被落實到了基金經理的具體調倉行為上。

其中,陸彬管理的匯豐晉信低碳先鋒在去年四季度、今年一季度均增持寧德時代,一季末該基金持有寧德時代173.37萬股,朱少醒、李曉星、馮明遠、崔宸龍等知名基金經理旗下的部分產品也在今年一季度增加寧德時代的持股數量。另一方面,鄭澤鴻、胡昕煒、成雨軒等基金經理則選擇減持該股。

寧德時代一季報牽動市場

作為公募頭號重倉股的寧德時代,其一舉一動可謂牽動著市場的心弦。

4月29日晚間,寧德時代披露的2022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一季度營收達486.78億元,同比增長153.9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4.93億元,同比下降23.62%。

財報顯示,一季報公司營業成本同比增長198.66%,除隨銷售正常增長的因素外,部分上游材料價格快速上漲造成成本增加是主要原因。研發費用同比增長117.49%,公司持續加大研發投入,研發項目增多及研發團隊擴大,相應支出較上期增加。同時,投資收益增長7246.98%,達4.6億元,財報中顯示因部分參股公司股權出售及部分參股公司效益提升帶來投資收益增加。

現金流方面,同樣受上游材料的供應緊張及價格的快速上漲影響,公司用于增強供應鏈保障的資金相應增加,一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0.76億元,同比減少35.48%;另一方面,公司加大產能建設及其他相關投資,支付的資金規模增加,使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增加86.82%,達164.65億元;同時,因擴大生產規模及項目建設需要,借款資金增加,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同比激增5050.15%,達到127.34億元。

有分析指出,今年一季度受鋰礦等原材料上漲因素,導致成本增加。同時,市場環境競爭日趨激烈,雖然寧德時代仍然穩居桂冠,但身后的中創新航、蜂巢能源、國軒高科等公司也在蓬勃發展。其中,中創新航其產品在乘用車市場已應用于零跑C11、小鵬P7、EA6、五菱宏光MINIEV、吉利幾何C、吉利帝豪EV450等,以及廣汽與長安的多款車型上。蜂巢能源目前客戶包括吉利、東風、哪吒等。不僅如此,目前很多車企都開始逐漸“去寧化”,自主研發動力電池,同時采購多家供應商的產品。結合目前的市場環境,以及利潤下降帶來的影響,前景并非一片坦途。

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納入統計的4463只積極投資偏股型基金中,共有1485只基金重倉持有寧德時代,相比去年四季度增加了188只,合計持有21544.13萬股,持倉市值達到1103.71億元,寧德時代也是主動權益基金一季度持倉市值最多的個股。

新能源賽道分歧早有端倪

數據顯示,一季度末,寧德時代的持倉占凈值比超過10%的主動權益基金有十多只,其中不乏知名基金經理的產品。譬如趙劍在管的匯添富環保行業,寧德時代為該基金的第一大重倉股,持倉占凈值比為10.21%;李帥在管的中歐景氣前瞻一年持有A、中歐產業前瞻A和中歐瑾和A三只基金,第一大重倉股均為寧德時代,持倉占凈值比分別為10.13%、10.11%、10.06%。

但自開年以來,A股持續陷入調整,以鋰電池為代表的新能源賽道紛紛熄火,截至4月29日收盤,Wind鋰電池指數年內整體累計下跌33.70%。寧德時代在自去年12月的階段高點至今跌幅更是超過40%。

回想2021年,新能源賽道大放異彩,新能源基金的凈值也節節走高。而年初至今新能源板塊的大調整中,此前重倉了新能源的基金也頗為“受傷”。但就在2021年基金四季報披露時,明星基金經理們對新能源投資策略就已出現明顯分歧,一邊是有人還在大舉加倉,一邊也有人已在警示新能源投資風險并開始調倉。

例如,1月24日陸彬管理的匯豐晉信低碳先鋒披露的四季報顯示,其在去年四季度繼續加倉寧德時代,從之前第3大重倉股躍升至第1大重倉股,持有股數達166.25萬股,較去年三季度增持29.56%,持有市值占基金凈值比8.52%。

不過,相對于彼時陸彬對新能源投資的樂觀,以華夏基金明星基金經理鄭澤鴻為代表的一批基金經理,則已經開始著手減倉新能源。他們認為,部分新能源產業鏈公司的股價“已經跑在了基本面前面”。

華夏基金明星基金經理鄭澤鴻就在華夏能源革新的四季報中提示了新能源的風險。鄭澤鴻稱,新能源是很好的行業,過去三年收益率很高,看未來三年,我個人也認為有較大收益率空間。但把投資周期縮短,比如看半年或者一年,因為靜態估值在高位,參與者較多,完全有可能迎來波動或者短期跑不贏其他指數,就像2021年的白酒和醫藥行業。因此,在這個時間點,個人建議投資者應該降低短期新能源收益率的預期。

一季度分歧延續、操作各異

那么,在一季報中,以陸彬為代表的“樂觀派”和以鄭澤鴻為代表的“謹慎派”在對待新能源賽道的投資上又有哪些新變化呢?

值得一提的是,陸彬目前在管的產品一共有5只,這5只產品風格上有些區別,其中一季度最值得關注的是其在匯豐晉信研究精選混合上的快速建倉。

該基金成立于2022年1月21日,截至一季度末,股票倉位占基金總資產的比例高達87.81%,如果考慮到中間還有春節假期,該基金相當于在2個月左右的時間里,直接把倉位加到了近9成。

從前十大重倉股來看,分別為東方財富、贛鋒鋰業、藥明康德、天齊鋰業、鹽湖股份、廣匯能源、美團-W、億緯鋰能、中國海洋石油和寧德時代。

陸彬在季報中表示,匯豐晉信研究精選基金建倉節奏較快,認為短期的風險事件對于A股市場的長期價值影響有限,因此在基本面依然向好的背景下,當市場出現短期劇烈波動的時候,主動承擔風險或許是比規避風險更好的選擇。

他認為,以一、兩年的維度看,很多股票的隱含回報已經非常有吸引力。當前基金配置偏成長,主要聚焦在新能源、醫藥、互聯網和TMT等行業。

不過較為快速度的建倉,也使得在這輪調整中,該基金出現了比較明顯的回撤,最新的凈值數據顯示,截至4月28日,該基金凈值為0.8108元,回撤已接近19%。

此外,Wind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朱少醒管理的富國天惠持有寧德時代320萬股,環比增持9.23萬股;崔宸龍管理的前海開源公用事業持有寧德時代200.73萬股,環比增持51.53萬股;李曉星在管的銀華心佳持有寧德時代191.24萬股,環比增持38.78萬股;馮明遠在管的信達澳銀新能源產業持有寧德時代160.30萬股,環比增持116.38萬股。

相較之下,鄭澤鴻管理的華夏能源革新公布的一季報顯示,寧德時代在該基金十大重倉股中減倉幅度最大。

針對這一調倉,鄭澤鴻表示,新能源短期市場熱度較高,某些環節的公司股價已經呈現短期泡沫化的傾向,因此基金在倉位上進行了一些調整,做了一些分散化配置。

站在長周期角度,鄭澤鴻認為,新能源長期空間依然很大,汽車電動化的過程剛剛開始,未來將進入加速電動化的階段。光伏平價時代也將到來,在一次能源角度,光伏發電占比提升空間依然很大,行業仍具備較大的投資機會。

就板塊后市而言,鄭澤鴻認為,看三年,新能源是很好的行業,過去三年收益率很高,看未來三年,也認為有較大收益率空間。但把投資周期縮短,比如看半年或者一年,因為靜態估值在高位,參與者較多,完全有可能迎來較大波動。

“同時,我們以周期成長的眼光來審視這個行業,未來一年左右將是新能源產業鏈各個環節產能集中釋放的時間點?!睆闹兄芷诮嵌?,他認為,行業的某些環節供需將面臨向下的拐點,這些環節在投資上的表現或許不會那么好。因此,在這個時間點,建議投資者應該降低短期新能源收益率的預期,把眼光放長遠,擺平心態,才能更好的應對波動。

這并未唯一一只減倉寧德時代的公募基金。Wind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胡昕煒管理的匯添富價值創造持有寧德時代90萬股,環比減持80萬股,同時,他在管的匯添富消費行業持有寧德時代230萬股,環比減持70萬股;成雨軒管理的中歐遠見持有寧德時代20.31萬股,環比減持60.08萬股。

標簽:

推薦

財富更多》

動態更多》

熱點

日本A级不打码按摩片